背靠蚂蚁,哈啰出行叫停IPO!3年亏掉50亿,何时扭亏?

2021-08-03 17:56 来源:财经自媒体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来源 | 翠鸟资本(ID:cuiniaoziben

本周,哈啰出行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申请撤销首次公开募股。

作为国内知名的在线出行平台,背靠蚂蚁集团,一度试图登上纳斯达克,但最终做出了离场决定。

梳理现有资料,哈啰出行并没有IPO的预期规模或发行价指导区间。

翻看哈啰出行提交给SEC的招股书,背后仍有值得探讨之处。

谁是最大的股东

据官网资料,截至2020年年底,哈啰出行旗下哈啰共享两轮业务共进驻全国超400城(含县级市),用户累计骑行240亿公里,累计减少碳排放66.7万吨;哈啰顺风车已覆盖全国超300城,认证车主逾千万名。

这家公司成立于2016年,最初只有共享单车业务,之后进化为两轮出行、四轮出行、酒旅以及到店服务。

与众不同的是,哈啰出行联合创办人兼首席执行官杨磊的股权比例“仅”有10.4%。大部分高管“打包”,持股比例为17.7%。

这家公司最大股东是Antfin (Hong Kong) Holding Limited,这是蚂蚁金服的间接全资附属公司。

股东中还有一个GOLD GUARD INVESTMENTS LIMITED,中文翻译为黄金卫队投资。

乍看以为是一家投资管理公司,但招股书藏了一行小字:“这是英属维尔京群岛的信托,杨磊先生是最终权益拥有人”。

这只维尔京群岛的信托持股比例为10.4%,这与杨磊“实名”持股比例完全相同,加起来就是20.8%。

亏损面不小,成本高

据招股书,哈啰出行在2018年、2019年和2020年营收分别为21.136亿元、48.233亿元、60.443亿元,对应财年的亏损额分别为22.08亿元、15.05亿元、11.34亿元。

仅看2021年一季度,该公司调整后净亏损达到3.83亿元,同比去年同期的6.32亿元有所减少。

可以看出,哈啰出行的亏损情况并非小问题。

更为重要的是,哈啰出行的生意模式具有高成本的特点。

招股书对收入成本有以下解释:自行车和电子自行车的折旧,运营和维护人员的劳动力成本,为联合运营合作伙伴支付的服务费,有关维修维护费用,电池交换成本和云服务费用;拼车市场有关的费用,主要包括用于背景搜索和支付平台交易费用的驱动程序识别费用;电子踏板车的成本。

以2020年为例,哈啰出行的成本高达53.29亿元,而同一年的收入60亿元。

如上图,2019年-2020年的两轮业务的服务成本占比均超90%。很明显,两轮业务需要大量的单车投入,势必产生高企的折旧成本。

人员配置值得关注

细读招股书,有一处哈啰出行员工的信息值得关注。

截至2018年-2020年,哈啰出行全职员工分别有3968人、4822人和4477人。其中,特别提到2020年全职员工人数的减少主要是“由于我们努力简化两轮运营并提高运营效率”。

除了全职员工,哈啰出行使用第三方服务公司的临时工作人员,主要用于运营和维护双轮车操作。

纵观招股书,第三方服务仅出现两次,并没有进一步具体信息。

业务风险不可小觑

值得注意的是,哈啰出行的业务快速扩围,可能成为一个重大风险点。

招股书中,这家公司指出:我们一直在扩展到额外的本地服务和解决方案,例如电子摩托车、店内服务市场、酒店预订,打车服务、移动杂货店、在线广告服务等等。有限的经营历史和不断发展的业务,使得难以评估未来的前景以及可能遇到的风险和挑战。

换言之,投资者审视哈啰出行,不能只看双轮业务。

哈啰出行在招股书还举了一个例子:在中国,共享单车服务和拼车市场被广泛接受。受制于各种原因,市场(份额)可能会缩小,其中一些可能超出我们的控制,例如替代交通工具的出现(这类工具更加经济实惠、方便)等等。

可以看出,即便是最拿手的共享单车业务,哈啰出行也产生对竞争力的潜在担忧。

招股书再次指出,自2018年以来的净亏损风险,其中指出:共享单车服务是资本密集型的,需要大量的资本投资购买新车并扩大我们的团队。我们还提供激励,以吸引和保留合格的私人车主。我们预计将继续大幅投入进一步扩大业务,并且无法保证我们将成功执行我们的业务战略。

招股书更指出,如果我们无法充分控制与业务相关的成本,公司可能继续在未来蒙受亏损和负现金流量。

哈啰出行究竟会如何扭转持续亏损的状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