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经济迎来新考验 杜绝资源浪费不做“伪共享”

2021-10-14 05:29 来源:新浪科技综合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原标题:共享经济迎来新考验 杜绝资源浪费不做“伪共享”

来源:经济日报

杜绝资源浪费,不做“伪共享”——

共享经济迎来新考验

本报记者 李彦臻

近年来,以共享单车和共享充电宝为代表的共享消费领域服务价格一路上涨,引发社会关注。今年6月份,市场监管总局会同相关部门召开行政指导会,要求哈啰、青桔、美团、怪兽、小电、来电、街电、搜电等8个共享消费品牌经营企业限期整改,明确定价规则,严格执行明码标价,规范市场价格行为和竞争行为。目前,共享消费领域价格涨势得到有效遏制,标价逐步透明化、规范化。共享经济如何健康有序发展?

新模式涌现

当前,我国共享经济移动化、平台化支撑基础日益完善。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共享经济市场交易规模约为33773亿元,同比增长约2.9%;共享经济领域直接融资规模为1185亿元,同比大幅增长66%;2020年共享经济参与者人数达8.3亿人。

共享经济巨大的市场空间,给企业带来不少机会。快手科技公司有关负责人表示,消费者对“共享”产品的依赖度、认可度持续提升,“共享”产品用户范围逐步向低线城市居民、村镇居民及中老年用户扩展,用户规模增长趋势明显。同时,随着生活品质提高,共享需求更加丰富多彩,消费者对文化知识、医疗健康等产品的需求越来越迫切。

据了解,继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汽车之后,一些奢侈品也开启了共享模式,这其中就包括共享高级珠宝。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研究员郭丽岩认为,共享珠宝模式之所以兴起,可以从需求和供给两方面看。需求端,我国居民消费水平不断提升,消费升级明显加快,从衣食等基本保障需求向社交需求、尊重和自我实现需求升级,对珠宝的需求场景明显增加。供给端,珠宝制造和流通行业也在加速优胜劣汰,品牌珠宝商在维持主力客户群稳定的同时,通过租赁和共享等多种渠道拓展流量客户群,拓展服务增值空间。

资源高效利用

在共享经济领域新模式新业态不断涌现的同时,还存在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一是大型平台对市场支配地位不当利用、数据独占、垄断性扩张等不正当竞争行为带来诸多不利影响。二是大型平台企业“跨界”提供金融服务,带来了监管困难、用户权益可能受到侵害等潜在风险。三是流量造假、流量劫持等基于流量的恶意竞争问题日益突出。此外,如何更好地对共享平台上集聚的海量个人信息进行有效保护,也需要统筹考虑。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员李娣建议,推动共享经济健康发展,需正确处理好政府和市场关系,更好地发挥政府的作用,完善法律法规体系,加强监管体系建设,推进监管手段创新。

国家发展改革委产业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王海成认为,我国大力推动共享经济发展,旨在通过对资源的高效利用,达到降低成本、增进消费者福利,减少不必要的资源浪费,这是共享经济的本来目的。不符合这一目的的共享经济,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共享经济,而是“伪共享”,最终将导致资源的浪费,也不会实现社会福利最大化。

同样,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副教授蔡之兵认为,虽然共享经济涉及领域众多,业态千差万别,各领域发展阶段、成长特点、面临问题等也不尽相同,但是归根结底,共享经济本质还是充分利用社会闲置资源帮助解决人们日常生活中的问题,即使有专门的公司来提供共享产品,也不能偏离这一本质。因此,应加强共享经济发展的顶层规划,针对领域的共享经济出台既具整体性,又具差异化的引导和管理措施。

提供制度保障

促进共享经济健康有序发展,离不开有力的制度保障和有效的监管举措。

蔡之兵表示,共享经济的迅速发展对相关法律规章条例会形成冲击。例如,网约车对出租车管理的冲击,互联网金融对传统金融行业的冲击等。针对这些情况,政府治理需在实践中不断调整和适应,尤其要系统梳理与共享经济发展需求不相适应的法律法规,为共享经济发展提供制度保障。

此外,共享经济最大的风险在于数据信息安全风险,对此,需要加强监管手段建设。蔡之兵建议,首先,要加强对共享经济各业态发展的研究和预判,严格坚守公共安全、用户权益、文化安全等监管底线,对共享经济引发的新情况新问题及时采取针对性措施,防范系统性风险。其次,鼓励各部门建设大数据监管平台,充分利用大数据等技术手段,形成以平台管理平台的新型监管方式,逐步探索放宽事前准入要求,建立事中事后监管体系。同时,还应探索建立国家共享经济大数据监测平台,对各领域共享经济发展情况进行有效监测,为科学决策提供实时性、全局性的大数据支持。

“推进共享经济健康持续发展,需坚持‘三要’。要凝练核心定位,重塑商业模式。要夯实行业基础,筑牢共享平台。要强化行业监管,确保行业秩序。”武汉大学中国产学研合作问题研究中心副主任温兴琦表示。

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工经所副所长张淑翠建议,可深度分析共享经济盈利模式与收益来源,对共享经济运营主体给予优惠政策支持,引导和推动国家新兴产业创业投资引导基金、战略性新兴产业投资基金等加大投入。基于需求,设计更为多元化的知识技能共享、科研设备共享、分散产能整合共享等共享经济市场盈利模式,促进用户需求个性化配置,提高消费者使用频次,实现“薄利多销”,促进共享经济稳健前行。

本报记者 李彦臻